是味味

wb:-狡啮味味-

鹿鞠相关 | wont | 短fin.

ζ  泽颜:

鹿鞠相关 题目意为 习惯。




这篇文是我很久以前在鹿鞠贴吧上发过的一篇文章 也是火影完结前的作品了 所以文中有什么时间线上的疏漏请谅解(最大的疏漏是鹿爸还在QAQ) 文笔稚嫩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才不会说我只是没有产粮所以拿以前的放上来0 0)




鹿鞠这一对算是岸本大大在火影里关于爱情描写最成功的一对了 从中忍考试的伏笔到后期手鞠从多由也手下救出鹿丸 疾风传一开始两人就同框出现不要太明显 个人认为这也是最般配最势均力敌的一场爱情 没有任何一方需要迁就 偶尔的示弱只会增添情趣。




顺带说明 关于火影cp 我的话比较支持佐樱鹿鞠宁天这三对 本命是二少 有同好的话请举爪呦~








正文。




0.00


习惯什么的,真是麻烦死了。




 


0.01


在木叶村众所周知奈良鹿丸是个懒到极点的人,其程度在忍界大战结束后的这几年里非但有增无减而且成比例迅速翻番。在他18岁那年,已经到达路过烤肉店连不怎么熟识的老板娘都要特意跑出来嘱咐一句的地步。




「鹿丸阿你这么聪明,要提起干劲好好加油阿。」




于是在20岁的鸣人终于实现梦想坐上七代目火影位置的那年,奈良鹿丸再怎么嫌麻烦也招架不住黄毛小子大大的笑脸和自家老爸状似无奈的感叹「老了老了…也该把机会让给你们年轻人了阿…」终于“不负众望”地成为木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参谋部长。




终于有一天坐在办公室里的奈良鹿丸发现自己IQ200+的大脑似乎越来越多的为“国际外交”“军力协调”等等词语转动,而不是“如何才能赢了这局棋”。他只得认命地叹口气,承认自己离想要的“闲云野鹤”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但其实几乎全木叶村的人心里都存着这么一个疑问。




「为什么参谋部长大人明明平时被七代目使唤得昏天黑地,凡事能推就推,却一到中忍考试时一定亲力亲为地负责所有琐碎事项呢?」




 


「因为交接手续太麻烦。」




总会有不知死活的八卦群众跑来把木叶人民心中的疑问问出口,企图能得到什么桃色新闻。鹿丸的反应也总是撂下这么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不去理会身后人纠结到底是办交接手续更麻烦还是每年两次亲自确认考题落实场地更麻烦。




奈良鹿丸心里清楚他们想知道什么,因为有关他和那个女人的绯闻从来都不少。只是后者每次面对这种质疑连暧昧都谈不上的回答实在打击八卦群众的情绪,于是久而久之,也只剩下鸣人那么单纯的孩子会在鹿丸又一次拒绝交接负责人职务时摆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们俩关系不一般」的表情。




可是奈良鹿丸自己明白答案是什么。




「因为习惯。」




习惯了那个女人雷厉风行的个性,习惯她毫不拖泥带水的办事风格,习惯她超高的效率。




更习惯了她少有的会在他面前露出的能用“温柔”所形容的笑容。




奈良鹿丸懒得去深究这种习惯的根源是什么,只是内心告诉他这种相处模式是最不容易招来麻烦的。习惯什么的一旦有了就会很麻烦,但是把习惯改掉什么的一定会更麻烦。




 


0.02


是不是有一天习惯被打破,才会意识到它有多重要。




 


0.03


沙瀑手鞠15岁那年对战奈良鹿丸,对其印象是:这男人有点意思。




同年,在她的国家与木叶的关系历经一番跌宕起伏后,她从某个音忍手里救下那个还是满口男人女人的麻烦家伙。木叶医院的手术室外,她亲眼看见那个看似什么都不在乎的男人在身侧紧握的双拳和得知同伴平安无事后泪流颤抖的背影,碧色眸子里的凌厉忽的消去几分,反而生出一种莫名的柔软。




再后来有一段她不太愿提及的记忆。她被某个同她一样善于用风的女人打得落花流水,关键时刻居然是被奈良鹿丸所救。砂隐的公主有些气恼,但战斗结束后也只能在阳光下对对面依旧懒散的男人报以一笑。




沙瀑手鞠不是一般的女人,其心思缜密到堪称完美。但在发现自己与奈良鹿丸同是中忍考试的负责人后,这完美的心思也在不经意间冒出了一点不太完美的想法。




「她和这个男人的交集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但她终究是沙瀑手鞠,如斯想法没能在她的心里多停留一分钟,便被掩埋在内心深处。如同砂隐村外的漫漫黄沙,其深处究竟掩埋了多少白骨血肉和事实真相,没人知道。




 


沙瀑手鞠23岁那年第n次造访木叶,所为之事仍旧是维系两村关系的重要途径——中忍考试。木叶村的大门气派依旧,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可这次她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她走近站定,才发现门口处迎接她的人并不是奈良鹿丸,而是一个黑色短发的陌生少年。




「手鞠大人,一路辛苦了。」




少年礼貌的清冷声线与鹿丸慵懒的声音明显不同。




手鞠点头示意,兀自迈开步子往里走。少年好像微微一愣,便也小跑着追上来。




「我是这次负责接待您的千叶,您一路赶来想必很劳累了,马上带您去安排好的旅店休息。」




「不用,我并不累,比起这个还是尽快开始相关工作的好。」




身边少年脸上礼貌的笑容明显一僵,手鞠侧头看他。




「怎么?」




「…没什么…那我现在就带您去面见火影大人。」




在与鸣人进行了一番“别有风格”的两国高层对话后,手鞠终于体会到两个人一份工作,默契程度有多重要。




身边这个名叫千叶的少年说来也该算是年轻有为的出色忍者,办起事来也确实有条不紊。可不知是第一次处理有关中忍考试的事务有些紧张还是实在太过谨慎,几乎全部事项都会征求手鞠的意见。手鞠并不是木叶村的人,对千叶不好责怪,再说对方如此谨小慎微,说到底也是出于对中忍考试的重视。




或者说她手鞠根本就是习惯了鹿丸的处事方式,当然她也不能指望千叶一夜之间拥有他们几年培养出的合拍度和如鹿丸一般高智商的大脑。




 


当天工作结束后,把手鞠送到旅店的千叶刚想离开便听到身后一日都没什么言语的人问了这么一句。




「奈良鹿丸那家伙不在村子里么?」




千叶一时没反应过来,但转念又想到两人合作多年,问一句也是情理之中。




「不是的,鹿丸大人请了病假。」




手鞠一挑眉。




「出任务受伤了?」




「并不是这样,据我所知是因为重感冒。」




 


0.04


手鞠在第二天早上出门看到阴影里微笑的男人时就把昨天在心里认定的「果然靠脑力吃饭得多了,连体质都下降了」的结论打了个大大的红叉。




「不是说重感冒么,恢复得这么快?」




鹿丸慢慢走出阴影,木叶忍者服越发映衬出颀长的身材。走到手鞠身边的同时用手抓了抓头发。




「虽然很麻烦…但中忍考试还是自己安排比较放心。」




接下来的情况可想而知,等到中午两人去火影办公室提送文件时,路过的千叶也只能对着「半天就完成他们昨天工作两倍」的效率目瞪口呆了。




 


木叶的冬季没有想象中那么萧条,阳光温暖如旧。只有暴露在外面的肌肤与冰冷的空气接触,提醒你现在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




鹿丸懒洋洋地开口。




「天气真好阿…接下来去丸子店么?」




手鞠瞥他一眼,心中某个被打了红叉的结论又被画上小绿勾。




「我说你不是最怕麻烦了么…」




「你有必要这么勉强自己么。」




她知道他奈良鹿丸智商很高脑子很好,也听说过他是以怎样完美的演技骗得飞段和角都自相残杀,但似乎这一切都要以身体为基础。重感冒恢复了?那大冬天你额头上的汗珠和这张苍白无血色的脸是骗人的么。




「……」




鹿丸实在无奈。眼前这个女人的观察能力极强他早就了解,因此早上出门时就做好了会被她发现的准备。只是他自以为还过得去的掩饰居然才半天就出了破绽,果然是因为发烧导致体能下降连脑力和伪装能力都一起下降了么。




「怎么弄的?」




「解释起来太麻烦…总之是托鸣人的福。」




鹿丸想起前两天火影大人风风火火拦下正准备下班的他,丢下一堆文件和一句「我今天有约会鹿丸你好心帮帮忙」就直奔一乐,单纯的大脑完全没意识到“帮忙”这种事情是需要你情我愿的。鹿丸看着桌子上的一坨内心无力,想到老妈早上嘱咐的「今天有客人早点回来」就从无力转变为发毛。三下五除二地处理完毕发现外面竟然在下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于是在鹿丸以忍者速度冒雨冲回家发现所谓有客人不过是新老两代猪鹿蝶的家庭聚餐后,井野歪歪头便发现了鹿丸不太正常的体温。




「总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鹿丸暗自叹口气,本来就勉力维持的表象在被戳穿后如气球泄气一般迅速土崩瓦解。这种感觉有点像是查克拉使用过度,没有什么特殊的不适感,可力气就像被一点点从指尖抽离。眼前模糊的面积越来越大,最后只能聚焦在她碧色的眸子里。




手鞠看着眼前人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连唇色都褪成青白。只得张口叫他。




「喂。」




鹿丸猛地缓过神来,看看手鞠脸上勉强能称作“担心”的神色,缓慢地勾起一抹笑。




「没事,我先送你回去。」




火影办公楼、奈良家与手鞠所住的旅店基本算得上是“三点一线”。鹿丸这一路已经没什么心思顾及其它,脚下虚无缥缈好像踩棉花的感觉让他只能专注于如何坚持到送完手鞠再回家。倒是手鞠用余光看着身边人越来越不好的脸色,终于停下了脚步。




「今天你就不用送我了,先回家休息吧。」




鹿丸却好像没听见一般,以原有速度径直往前走。两秒钟过后忽然顿住脚步,回头发现手鞠站立之处正是奈良家的大门口。




「不会是体温太高连反应弧都热胀冷缩了吧…」又是一点不太符合她完美逻辑的想法。




正在鹿丸准备开口以「男人怎么可以让女人送」的理由坚持时,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


 


「鹿丸?你不是在…阿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两人同时向声源望过去,却只见那人疾步走到鹿丸面前,边摸额头边说好烫。




「老妈我没…」




「奈良鹿丸,你是高烧烧糊涂了?平常怕麻烦怕成那样,怎么今天生了病跟打了鸡血一样?平时早上去叫你起床你能和我磨叽半个小时,今儿早上本来想和你说再请一天假吧,结果居然连人影都找不着了。」




鹿丸的无奈程度又增加几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手鞠原因都是她么。但鉴于老妈已经用了连名带姓的称呼方式,鹿丸决定此时闭嘴禁声才是上策。女人是种麻烦的生物,成为老妈的女人更是麻烦中的麻烦。




吉乃说到底还是心疼儿子,数落了两句也就没再继续。在她把儿子往家门里推的过程中,才注意到旁边这个一直没说话的女孩子。




「鹿丸这位是…?」




这句话一出口鹿丸和手鞠就都无奈了。




手鞠无奈的是这长辈第一次和自己见面说话怎么是这么个姿势…




鹿丸无奈的是存在感那么强的人妈你是才注意到她么…




两人沉默的空当又是吉乃自己把话接起来。




「阿你是手鞠吧。」




……




这场面怎一个纠结了得。




 


0.05


待到吉乃把鹿丸安顿好走出房间,抬眼便看见金发女子逆光站立在玄关处。




中午日光正好,从背后打在女子身上仿佛镀了金一般闪耀。眉眼有些模糊,但也能大致分辨出轮廓。手鞠这日一袭黑衣,女子的柔美线条从白皙的颈上滑落,跌到胸前画出完美曲线,在腰腹处又被红色衣带收了个干净利索。明明是再简约不过的衣装,倒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吉乃暗自笑笑,这女孩子说不上甜美可人,不过倒是落落大方别有韵味。




手鞠自然意识不到吉乃的一系列心理活动,只犹豫着要不要应邀进去。鹿丸与她再相熟也只能算是工作伙伴,况且这位工作伙伴现在还有病在身,拜访家人这种事情发生在现在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沉默的功夫就看见吉乃微笑着向自己走来。




「手鞠阿进来坐吧,千万别见外,你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




如此一来手鞠再怎么不情愿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奈良一族虽是木叶名门却也没有多豪华的府邸,这房子或许只比寻常百姓家大上一点。手鞠卸下三星之扇,挪着步子在客厅里打量起来,这种以木质结构为主体的房屋在砂隐想必是很少见的。




吉乃递上茶杯,前一秒还是笑容可掬,后一秒却突然好像摸了电门。




「阿!还没做午饭。」




手鞠觉得自己久经沙场的心脏今天受到的刺激不小,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平时冷静淡定的心思在今天莫名其妙地多出不少心理活动。比如现在她就在心底感叹了下吉乃在各种情绪中的切换能力,这速度还真是一点也不含糊。




尽管如此,表面上的手鞠还是淡定得眼睛都没眨一下。在吉乃又以刚才的速度恢复之前的表情笑着和手鞠说「都这个点了就留在家里吃饭吧」时,手鞠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那我帮您吧。」




既然来都来了也没有听说人家吃饭扭头就走的道理。




 


吉乃越发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本以为她说帮忙不过是作为客人的客套话,让她洗洗菜端端盘子也就够了。谁知手鞠进了厨房挽起袖口便一副大厨的架势,眼下这切菜的刀工和自己比毫不逊色阿。




吉乃又是一笑,慢慢开口。




「手鞠阿。」




「你觉得鹿丸怎么样?」




手鞠心下一惊,如何也没料到吉乃开口就是这个问题。本想着四两拨千斤答一句「不错」,可过往的交集偏偏如古老的电影胶片一般在脑海里倒带,勾带得那些细小的情愫一起出来作怪。当然,还有那句被手鞠扼杀在摇篮里的「她和这个男人的交集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冷静聪慧如手鞠,她从来把自己的情感控制得比善用的风还好。忍者的世界从不需要感情,若是鸣人那样的单细胞生物也就罢了,她身为一国公主怎能允许自己因为感情而乱了分寸。可这里偏偏是木叶,她现在所做的就如同普通女人在家做饭煲汤,等着自己的丈夫儿子下班归来。潜意识的放松让她内心不曾见光的种子如得甘露,不敢说迅速枝繁叶茂,到底是增添了一抹绿色一点生机。




吉乃侧目看着手鞠貌合神离的动作,语气忽然变得坦然。




「其实有些话不该由我来说…」




「但要是靠我那个比他爸懒散迟钝不知多少倍的儿子,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啦…」


 




于是在鹿丸被饿醒晕晕乎乎走出房间想找点东西填饱肚子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沐浴在明媚日光里的吉乃和手鞠忙活着做饭。自家老妈背对着自己不知说了些什么,却引得面朝自己的手鞠低头一笑。敛去了平日里的盛气凌厉,倒比以前自己见过的那些笑容更要温柔。




鹿丸不知怎么脑海里就出现四个大字。




 


此生足矣。




 


0.06


逞强被老妈发现的后果就是那日吉乃客客气气送走手鞠后一转脸便抄起平底锅。




「奈良鹿丸你再敢在病好前跑出去就有你好看的。」




于是鹿丸在家哆哆嗦嗦地养了五日,总算是得到了出门的许可。




手鞠这五日也是焦头烂额。鹿丸被禁足,她的搭档又换回第一日接待她的千叶。虽说对方在见识过手鞠和鹿丸两人的效率后极力提升自己,但也终究忙活了五天才全部准备齐全。




鹿丸还得感谢自己这身体,好歹是争气的在这五天里痊愈。于是第六日一大早,人们又见到了熟悉的“清晨送别”画面。




 


「还是老样子,送到这里就好。」




手鞠转身停在村口处。




「阿,你路上小心。」




鹿丸也是万年不变的慵懒语调。




若是如以前一般,接下来的桥段便是手鞠坚定地向前走,鹿丸在身后默默目送至看不见的地方。或许有时手鞠会回眸一笑,明眸皓齿调侃一句。




「要好好加油阿,爱哭鬼君。」




鹿丸便应声伸手抓抓头发,有些羞涩的笑。




可今天明显是开设了新版小剧场。




鹿丸一语过后手鞠却没了反应,碧色的眸子里漾起细小的波澜。清晨的阳光没那么炙热,却带着暖人的温度擦过手鞠明媚的眉眼。她像是在思考,缓缓垂下眼睑,一会儿又好像认定了什么一般,终究睁大了眼直视鹿丸,碧眸里的光亮带着莫名的情感。




「鹿丸。」




鹿丸刚还在为眼前这场景出神,怎么就美得跟幅画似的。被手鞠这么一叫回过神来又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她很少这么正经地称呼他。




「我爱罗有意让砂隐与木叶高层间联姻,如此一来不但两村关系可以得到增进,且能互相效仿互相扶持,总之能促使双方更快发展。」




鹿丸愣了一下便也笑了。




「阿,鸣人那个家伙也和我说了不止一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忍者联军虽然解散,但各国关系明显有所好转。如果此时联姻的话,说不定有意外的效果。」




鹿丸意下所指便是五大国关系进一步发展,如果以后再冒出个“月之眼计划”也会好应付的多。




「……我爱罗他…最中意的人选…似乎是我。」




鹿丸笑笑,自然最好不过是手鞠。砂隐实力虽强但教育等方面的工作明显不如木叶到位,况且又失去了人柱力,把手鞠派过来自然可以从内部全方位地考察学习,对砂隐的帮助不言而喻。




只是……




「木叶这边呢?」




鹿丸很少这么不加丝毫掩饰地笑,抬腿向手鞠迈近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便又缩短了些。




「虽然很麻烦,但鸣人总在我耳边说什么你是最合适的似乎更麻烦。」




「果然还是让他安静安静吧。」




 


0.07


一个月后,风影大人打开上书「我爱罗亲启」的卷轴,准确无误地从一堆废话中找到唯一严肃且有实际意义的一句。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代表木叶奈良一族,向四代风影之女沙瀑手鞠提亲。」




 


『后记』


奈良家的男人视女人为最麻烦的生物,以他们怕麻烦的性格自然对女人避之不及。




只是如果有一天,奈良家的男人习惯了一个女人的麻烦,并且心甘情愿地为了这个女人做些麻烦到不行的事情…




那么,你对他的意义便不言而喻了…




                                                          ——奈良吉乃。








fin.








依旧打滚求喜欢求评论~

评论
热度 ( 64 )
  1. 是味味ζ  泽颜 转载了此文字
 

© 是味味 | Powered by LOFTER